star light

15未婚高中牲带三娃(不,应该说三傻子),更新时间不定。

幽灵学院 第一章 初次见面


  风声呼啸,思唐感觉到她在下坠,程瑾的尖叫声回荡在耳边。有什么掺杂着叫声传入耳内,她想去听,但那声音依旧模糊不清。她看到一双白鞋朝她走来,随后便失去了意识。


………………


  她做了个梦,梦见了一座繁华的城市,人们穿着华丽的衣服,脸上挂着明媚的笑容。


  她逆着人流,走到了一座祭坛前面。金发女孩跪坐其上,她在祈祷,思唐看不清她的脸,却知道她在哭。


  她想走近,眼前的景色却变了个样子。沙尘飞舞,城市变得破败不堪,各种声音争先恐后地钻进她的脑海。她捂住头,跪坐在火焰之中。


  她看见了她的爷爷,看见他行走于夜色之中,看见他慌慌张张地跑走,看见他爬进了那扇熟悉的门。


  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,她只知道那个爷爷发病时描述的金发少女正站在她面前。少女抬起手,金色的光芒笼罩着她,意识再一次归于黑暗,少女似乎说了什么,但她一句都没听见。


………………


  毛茸茸的东西扫过她的脸,她睁开眼,看见了一个熟悉的熊脸正盯着她。


  “卧槽!”思唐猛地坐起,她看着她的玩偶爬进了她的怀里,那漆黑的眼里满是笑意。思唐将他抱了起来,用眼睛打量着他。她很懵,怎么一觉起来,自己的玩偶竟然活了!


  “噗!”毛球笑出了声,他挣脱她的手,跑出了门。思唐不明白发生了什么,但还是穿上鞋,跟着毛球跑了出去,话说...是谁把她带到这的,其他人呢?


  她跟着他去到了一楼的某个房间里,她看到他们都在这里...吃火锅!苏颜看着下巴都快掉下来的思唐,拉着她一起做在地上。


  “这...”思唐看着一双碗筷飘到她面前的桌子上,她震惊地看着毛球无辜的眼神,有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在脑中响起,她的世界观已经碎成了渣渣。


  苏颜看着石化的思唐,又看了眼正在抢才的念一和程瑾,无奈的为她解释了事情的经过。


………………


  “嗯...”苏颜从床上坐起,她晃了晃尚未清醒的脑袋,一杯水出现在她面前。她接过水杯喝了一口,刚喝进去就意识到不对的她被吓了一跳,凭借着家里良好的教养,她才没有把水吐出来。


  苏颜捂住嘴咳嗽着,刚刚递水的绿眼少女从她手里抽走水杯,另一只手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。待到苏颜停下咳嗽,她才将水杯重新塞回苏颜手里。


  “你是谁?”苏颜抬头看了眼少女,又扫了眼旁边睡的很香的伙伴,“是你救了我们吗?”


  少女坐在窗户上点了点头,她刚想开口说些什么,苏颜的肚子却不争气的叫了起来。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气息,她们面无表情地盯着对方。


  “你们就不能说句话吗?这样盯着对方很有意思吗!”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,打破了她们持续了两分钟的对视。她们看着一只白色的小熊从思唐的包里爬出,他嘟起嘴,质问二人为何不开口,他在包里都快被她们尴尬死了。


  苏颜的表情没变,但眼里充满了惊讶。而少女也没有多大反应,只是若有所思地观察了一会儿毛球,就跳下窗户,消失在苏颜的视线之内。


  “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活过来啊,你应该去问她。”看着苏颜欲言又止的样子,毛球指了指又被关上的门,并向她保证他不会伤害思唐他们,且会在他们醒后带他们去找她,苏颜才放心的离开了。


  苏颜站在过道上,几道非常明显的视线扫过她全身。她感到一阵恶寒,她无视了那些带着探究的目光,握紧手中的杯子,迅速向楼下走去。


  窗外的天空黑漆漆的,她找到她时,她正坐在窗户上望着天。少女身旁的桌子上,一口锅被放在电磁炉上,锅中的水还未烧开,旁边是等待放入的食材。


  她坐到少女身边的地上,她刚坐下,那叫声又响了起来。少女无奈地告诉她,这座旅舍没有多少食材,只能让他们煮火锅凑合凑合。


  见少女并不想开口介绍自己,苏颜便以自己的信息做交换,在水开了以后,少女终于开始介绍自己。


  “我叫曦花,晨曦的曦,花朵的花,一名普通的冒险家。”


  “那...您能告诉我这里是哪里吗?您又为何会救我们?”


  “这些问题的答案,等你们冒险队的人都到齐了再说吧。”曦花指了指门外站着的念一、程瑾二人,随后翻过窗,并掏出一部手机,表示自己要去打电话,之后便丢下三人离开了。


  三人你看着我,我看着你,最后纷纷选择摆烂,坐在地上吃火锅。


………………


  “之后没过多久你就下来了。”


  思唐听的一愣一愣的,直到曦花回来她才反应过来。好家伙,吃火锅不带我是吧!虽然还没弄清楚我们为什么来到这里,但你们也不能吃独食啊!


  曦花靠在门上,她看着四人疑惑的眼神,为他们讲起了事情的经过。


  她是一名普通的冒险家,因为要调查一个人,所以她跟着找到的线索,来到了这座名叫雾隆镇的城镇。她刚进入镇里,就看见四人倒在地上,出于某种原因,她带他们来到了镇上唯一一个还有空房的旅舍。


  至于他们为何会来到这里,曦花指了指自己手腕上和他们一样的手表,之后坐在地上,将头埋进了手臂里,不再说一句话。


  四人见状便也不再询问,而是开始研究思唐爷爷给的手表。他们有预感,自己来到这里的原因就在里面。


  他们研究了一会,在他们同时将手指放在了手表上的黑色屏幕上时,一块银蓝色的屏幕弹了出来,“注册成功”四个字同时出现在四人的手表上,随后一封邮件出现在四人眼前。


致寻梦冒险队:

  你们好,冒险队的各位。不用害怕,不用惊慌,我会为你们解答部分疑问,剩下的答案需要你们自己去寻找。

  我是给你们手表的人,你们可以称呼我为光。同时我不是将手表送到的人,你们可以猜猜TA是谁,因为你们很快就能见到TA了。

  你们来到这里原因很简单,只是因为你们戴着的项链。那个背叛者偷走了它们,导致了无法挽回的灾难,而作为持有者的你们将替他的行为赎罪,尽管这件事与你们无关。

  赎罪的方式是帮助我给你们找的监护人完成任务,不用担心自己没有赎罪的能力,到关键时刻,你们会得到解决问题的力量。等到任务完成的时候,她会送你们回去的。

  请不要怪我这么自私,将你们这些无辜的小孩送来这里,要怪就怪那个背叛者将这些宝石给了你们。至于那个背叛者是谁,相信你们看完这封信后自己心里应该有了人选。还有那只小熊就做为我自私的赔礼送给你们了,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让它活过来的材料的,可不要让它这么快就死掉哦~

  期待我们见面的那一刻,我想那应该会很有趣的。


  “爷爷...”思唐知道自己爷爷的性格,她很难相信信中人的言语。但他们的处境已经说明了事实,那个所谓的背叛者就是她的爷爷。


  难怪当时他们在赎和山下找到他的时候,他就像是疯了一样,不停的在说着对不起。她突然有些后悔带大家去赎和山了,这样的话,他们也许就不会被送到这里。


  似是猜到了思唐的想法,曦花告诉她,即使他们没有触发来到这里的条件,光也会在既定的时刻带走他们。


  “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?”程瑾疑惑的问道,他们明明只认识了几分钟,她怎么会知道这么多?


  “她刚才不是去打电话了嘛,她联系的人应该就是光,而她就是那个光口中,给我们找的监护人。”苏颜淡淡答道。她闭着眼睛,像是在想些什么。


  “那...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念一闷闷不乐的把玩着快子,他们什么都不知道,就莫名其妙要的去帮思爷爷赎罪,关键对方还什么都不告诉他们!真是...糟糕的一天!


  “作为监护人的曦花应该知道。”苏颜放下筷子,和大家一起看向曦花。


  曦花看着这群已经开始摆烂的孩子,无奈的从腰包里掏出一叠纸。


  “根据调查,我要找的人曾短暂的在这里的学校内停留。而这些则是关于这所学校的情报。只要你们能帮我找到那个人的线索,我就让她把你们带回去。”


  程瑾接过这些纸,和大家一起浏览着上面的内容。


  “《飞云离奇失踪案》《飞云学校老师离奇死亡,校方拒绝透露具体细节》……”


  “这所学校是被诅咒了吗?!十几年内失踪了近百人!!都这样了,学校还没有倒闭,绝对是被诅咒了吧!!!”念一惊讶地捂住嘴巴,其他人也被震惊到了。


  曦花的神色晦暗不明,她的手上泛起绿光,一层青绿色的屏障将他们包裹。她对那所学校了解的不多,唯一的几个校内知情人士,也只剩下一个。一旦他们的目的暴露,单靠她一个可救不了所有人。


  “我能查到的就这些,而且有些信息是这几天突然出现的,没人知道它的真假。想要知道真相,只有等明天的公开课。”她收起这些资料,并示意他们赶紧吃掉桌上的食物,“到时候,警方会插手这些事,我也能放心的让你们分头行动。”


  “是因为事情闹的太大了,所以警察才插手的,对吗?”思唐思考了一会说道。


  “没错,一个月前,飞云学校确认死亡一人,失踪十二人。其中死的那个人是不是学校保卫科的一名老师,其他的都是学校里的学生。之后一个月内,那些学生陆陆续续的被人发现死在各个毫无关联的地方。就算学校再怎么隐瞒,高层也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。”


  “那我们能帮上什么忙?我们只是一群普通的初中生而已。不会打架,也没有神奇的魔法。”


  “探索校园,记下所有不合理的地方,剩下的交给我来解决。不要小看自己,她把你们放心的交给我,就说明你们有能力做到。”而且你们的项链可不是普通的项链。


  曦花并未说出最后那句话,因为对她来说,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,那些事也不是她的经历。但身为亲历者的不愿放下,那身为的转世,也只好帮一下忙了,毕竟都是自己嘛……


  四人纠结了一会,决定帮助她收集信息,反正他们现在也没有办法回去,就靠他们自己也无法在陌生的世界活下来,还不如呆在她身边安全。


  不知过了多久,天空彻底陷入黑暗,他们才回到最开始的房间。暗处的眼睛观察着迷茫的孩子,直到冰冷的视线传来,眼睛才在惊恐中逃开。


  “呃...我该睡哪儿?”程瑾尴尬的问道。下一秒,曦花凭空拿出几块挡板,将房间分成了三份。思唐、苏颜和念一在最里面,他在中间,曦花守门。


  “这就是书中写到的魔法吗...”念一在惊讶中接过被子。


  今天发生的事已经将他们的三观给碾碎了,魔法什么的已经吓不到他们了,他们现在只想躺在被窝里面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,其它东西等睡醒后再想也不迟。


  [警惕心还真是弱啊。]曦花听着四人传来的,细小的呼吸声,起身检查了一下门的安全性,确保不会有人半夜闯入后,她也和四人一起,进入梦乡。




评论(5)

热度(3)
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