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ar light

15未婚高中牲带三娃(不,应该说三傻子),更新时间不定。

开端

某个B不想更文,所以剩下的只好让我这个编剧来发了。













   蓝色的车站内,一名扎着米黄色长辫的少女正跟随着人群登上列车,她的手中握着一张纸条,一张自己的某个前世写给她的留言。


  7201号世界,这里需要你的帮助。


  这次的事与你所处的世界有关,也与我小时候有很大的关系。但你知道的,我抽不出时间前往,其他人也有很多任务未完成,我们中间只有你暂时完成了任务,所以...拜托你了!


  对了!到那里后还有惊喜等你,记得查收哦~


星留


  [唉...被当成功具人了。不过...]少女将纸条举到自己面前,[与我所处的世界有关吗...源组织...镜像世界...]


  少女收起纸条,坐到了列车的角落里。她回头看了看窗外的星空,没过多久就转回头,静静等待列车到站。


  [我期待你给我的惊喜,星光。]





另一边


  太阳西落,染红了半边云彩。


  风语中学的下课铃响起,疲惫学生们陆陆续续的出了校园。


  桃花树下,一名披着长发、穿着校服、背着双肩包的黑发少女和一名黑发少年静静地站着等人。


    不久,从远处走来了两名黑发少女。


  站在树下的少女看见她们后,便兴奋地朝着她们挥了挥手,“苏颜!念一!我们在这儿!”

  

  名为苏颜和念一的少女在听到喊声后,便块步走向站在树下的两人。


  苏颜摘下头上的耳机向少女问道:“思唐,这次又要去哪儿?”


  思唐故作神秘的将食指放在唇上,然后又朝苏颜眨了眨眼道:“嘻嘻~你猜!”


  站在苏颜旁边的念一有点不耐烦道:“好啦!我们猜不到,你快告诉我们要去哪儿。”


  “我们要去赎和山!”思唐一脸人畜无害的说出了让三人背后一凉的话。


  毕竟谁都知道,以前进去的人,除了思唐爷爷,就再没有人出来过。而且她爷爷出来后就一直神神叨叨的,害怕一切带着金色、蓝色和粉色的东西。


  “什么!赎和山!那座几乎没有人进去过的山!”思唐旁边的少年脸上写满了惊恐,他是四人中胆子最小的,自然对那座山充满恐惧。

  

  “没错!就是那座山!”思唐笑眯眯地看着少年的反应。

  

  少年有些颤抖的说道:“那座山只有你爷爷进去后没有消失,其他进去过的人都是有去无回,我们去那里会不会有危险?”

  

  “放心吧,程瑾!那地方都没人去,肯定没坏人!”思唐拍了拍胸脯,对程瑾说道。

  

  “可是,如果我们遇到熊或者别的野兽呢?”程瑾依旧不放心。

  

  “哎呀!我们这些女孩子都不怕,你一个男子汉还怕什么!”念一双手环胸,无语地看着程瑾。

  

  “我、我才不怕!”虽然他嘴上这么说,但那抖成筛子的腿还是出卖了他。


  “啊嘞嘞~可是你的腿在抖哟~”念一指着程瑾颤抖的腿道。


  “你!去就去,谁怕谁!”程瑾恼羞成怒地说道。


  眼看这两人就要吵起来,思唐赶紧站到两人中间说道:“好了、好了,你们两个先别吵,既然我们是要去冒险,那么我们就先给我们的冒险队取个名字吧。”


  念一和程瑾听了这话也先放下了争吵。


  念一用手抵住下巴思考道:“要不就叫风语冒险队吧!”


  “不行,这个名字太普通了!”程瑾说道。

  

  “怎么就普通了!”


  “你看,风语镇、风语中学、风语书店、风语杂货铺……这么多叫风语的怎么不普通了?”


  “那你说叫什么好!”


  “好了,别吵起来了!听我的,就叫寻梦冒险队。”苏颜不耐烦地吼着,比起吵闹,她更喜欢安静。


  “寻梦?”三人疑惑地问道。


  “怎么?追寻梦想,这么有深意的名字,不同意?”苏颜冷着脸看着大家。大家见班长冷着脸,都连忙点头赞同。


    “既然冒险队的名字有了,那我们也该选队长了,选谁好呢?”思唐用手指抵住下巴,用眼睛观察着三人。


  “我可以!”念一和程瑾几乎同时说道。他们互相盯着对方,空气中仿佛闪着电光。


  眼看着念一和程瑾又要吵起来了,思唐立刻发声,阻止火药味蔓延。“你们两个不准吵架!要不这样吧,由队长来承包我们一个月的早餐。”

  

  苏颜赞同的点了点头,而念一的心情却有点低落。“那我还是算了吧,我一个月才100元的生活费,这些钱都不给我买三本时尚杂志呢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那苏颜你呢?你家那么有钱,我们一个月的早餐钱应该不算什么吧。”思唐看向苏颜。

  

  “一个月的早餐钱对我来说确实不算什么,但...关键是我不想当队长。”苏颜面无表情地说道。

  

  “那程瑾你来当队长吧,我每个月的生活费也不多。”思唐无奈地数了数自己的手指。

  

  程瑾无奈的看着她们,“唉...好吧、好吧,我当就是了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那我们今天先回家准备准备,然后明天沐羽山下集合。”思唐高兴地跳了起来,随后挥着手告别了三人。

  

  “好!再见!”三人也挥了挥手,向自己家走去。

  

  桃花落下,被一名黑发少女接住。少女面无表情地看了会儿手上的花瓣,随后扔下花瓣,跳上了房顶。


  她居高临下地看着思唐,手上是某人托她交给思唐爷爷思言的手环与信,而她的路痴属性注定了她绝对找不到思言。


  于是,她选择跟着思唐回家,然后再把东西给她爷爷。少女看着思唐的家,随后撬开她家的窗户,将东西扔到了思言的床上,之后便麻溜的滚回家睡觉去了。

  

  “啊——”


  在她走后没多久,思言便发现了自己床上的手环与信。对于那段回忆的恐惧与愧疚,让他成功跌坐在地,并大叫出声。


  “怎么了?爷爷。”


  思唐的声音在门外响起,思言赶忙应道:“没事,只是被突然窜出的老鼠吓到了。”


  “哎!老鼠!”


  “不用担心,它已经跑了。”


  “呼...那就好,我先去洗澡了爷爷。”


  “知道了。”


  送走了思唐,他立马起身,打开了那封信。


致思言:

  您好,我想,你应该还记得我。那么我也就不绕弯子了,长话短说。

  因为你偷走了那些宝石,导致我的世界变的极其脆弱,甚至引发了一场战争。所以,我们的世界意识为了惩罚你,选择将你的孙女和你孙女的同伴拉过来,去帮助我的转世们解决一些事情,来替你赎罪。

  你也知道,我不是普通人,我的转世们自然也不是。如果让他们接触我们的事,会发生什么,你应该心知肚明。

  如果想让他们活着回来,就按照我说的做。

  把这些系统手环交给他们,不要试图阻止他们,后果你知道的。我会安排人训练并保护他们的,你不用担心他们的安危。


一名因你家破人亡的圣女


  往日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回脑海,思言跪在墙角,后悔那一天的自私。如果他那时没有进入那座山就好了,可惜历史不会因为这一点愧疚而改变,逝去的...永远也不会回来了。


  翌日,大家都准时的来到了山脚。


  思唐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白色的小熊玩偶介绍道:“从今天起他就是我们队的探索者啦!”


  苏颜看着自己朋友中二的行为,无语的说道:“思唐...你查九看多了吧。”


  “哎呀~那有什么问题吗?”思唐把玩偶重新放回了背包,又从包里掏出三个手环递给三人。


  “这是什么?”念一拿着手环看了看,那些手环上图案的颜色与他们的项链一模一样。


  “我也不知道。”思唐摇了摇头道,“这是今天早上我爷爷塞给我的,我也不知道这有什么用。”


  “你爷爷没给你说过吗?”程瑾问道。


  “没有,他只告诉我,要我们戴上。”


  “哎呀~管他呢!思爷爷还能害我们不成?”念一说着,将手环戴在了手上。其他人见状,也将手环戴在了手上。


  “那好吧,我们走!”程瑾说完就向山顶走去。其他人看着他的背影笑了笑,随后跟了上去。


   刚走到半山腰,他们便看到山顶出现了一道光亮。念一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掐着旁边程瑾的脸惊讶的说道:“我刚才没看错吧,刚刚山上是不是出现了一道光!”


  “放开我!很痛的哎!”程瑾揉了揉被念一掐红的脸怒吼道。


  “你没看错,我也看到了,刚刚山上确实出现了一道光。”听着苏颜的回答,大家突然觉得有点奇怪,这座山不是没有人来吗,怎么会有光?


  “要不我们上去看看吧。”说着,思唐便拉着发呆的念一向山顶走去。


  “等等我们,思唐。”没等程瑾反应过来,苏颜便捏住他的耳朵,跟上思唐。


  等他们到达山顶后,便看见了一扇银蓝色的门。


  “山上怎么会有一扇门?”程瑾疑惑地抓了抓脑袋。


  “怎么可能,这座山都没有人来,山上怎么可能会有门!我爷爷也没有说过山上有门啊!”思唐不可置信地说道。


  “思唐,会不会是你爷爷没有告诉你呢?”念一看着门说道。


  “可是...”思唐刚想说什么,他们身上的项链突然发出了刺眼的光芒,四人捂住眼睛。银蓝色、深蓝色、金色和青绿色的光混合在一起,共同冲向了那扇门。等光芒消散,门也被打开了。


  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念一不解的问道,“思唐,你爷爷送给我们的项链,怎么会突然散发出这么亮的光?”


  “我也不知道啊。”思唐有些颤抖的说道。


  苏颜看了看那扇门,又看了看戴着的项链道:“思唐,你爷爷是从什么地方获得的项链?”


  “不知道,我爷爷当时的精神很不稳定,他只告诉我,他做了一件错事,一件无法挽回的事,那件事就是将这些项链带回来。”


  “嗯...你爷爷的话很奇怪,他的病也很奇怪,我们手上的手环可能也有问题。现在我们能做的,好像只有去门内一探究竟了。”苏颜沉思道。


  “既然这样,那我们还等什么呢?,反正也没什么线索了,还不如早点进去一看看呢!”念一听后便拉起思唐的手向门内走去,“思爷爷不也是去过赎和山后才生的病吗,没准答案就在里面呢?”


  “好吧,也只能这样了。”思唐无奈地说道。


  说罢,三个女生便冲进了门内,只留下程瑾一个人在风中凌乱。

  

  “你们等等我啊!”程瑾冲进门内,待他进去后,门自动关上并消失了,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。


  废墟之中,金发少女孤独的坐在破旧的墙上,在她身旁,一黑一白两个身影闪烁着,最后化作微光,随风消散……



评论

热度(3)